欢迎来到凤凰国际助孕有限公司

扩散!“爱心捐卵”≠义务献血骗子盯上女大学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10-10 06:56

  如果你以为“捐卵”和捐血是一样的,那可就是大错特错了!“我要用这种方式为自己庆生。”在上海某高校就读大学一年级的斯羽,拿着“医院急招志愿者,爱心捐献卵细胞,回报金35000-80000元不等”的广告,一脸的傲娇。

  “要知道这么疼,我才不受这罪呢!我又不缺钱花。”的确,与那些捐卵换钱的女孩比,家境殷实的独生女斯羽,一直天真的以为“捐卵和义务献血是一回事”,是奉献爱心的表现。于是,才有了以此方式庆生的想法和行为。

  早在两年前就有媒体报道,广州一中专女生小美,被朋友唆使卖卵,取卵后肚子肿胀如孕妇,一度休克病危差点丧命。

  对此,医学专家指出,促排卵药主要适用于有排卵障碍、卵巢功能下降的育龄妇女,对于健康未婚女性来说,滥用促排卵药及不正规的“穿刺取卵手术”,会对身体造成伤害,甚至使卵巢早衰,导致将来需要的时候却无卵可用。

  其实,“捐卵”并不是新鲜事,只是过去相对隐蔽些。而近2年,在微博、微信甚至高校中,有不少黑中介已经开始明目张胆地发放招募捐卵志愿者的广告,卵子像商品一样买卖,甚至分成三六九等按质论价。于是,很多女大学生跃跃欲试,通过“穿刺取卵”得到“丰厚”的报酬。

  据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妇科主任医师邹世恩教授介绍,如果不讲地下黑市,但从医学上讲,促排卵+“穿刺取卵”类似试管婴儿的前半阶段,都需要用激素类药物将闭锁的卵泡“催熟”,促排卵。

  很多黑中介往往只告诉卵子提供者,取卵对身体不仅没有任何伤害,而且还能挣笔大钱,何乐而不为?很多没有健康意识的女孩认为,出卖卵子又不是“缺胳膊断腿”,也没有拿走自己任何器官,多大点事儿呀!

  事实上,滥用促排卵药和毫无保障的取卵手术对女性身体伤害大得可怕!首当其冲的就是: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

  曾有报道称,22岁的苗苗,在学校里看到中介广告去卖卵;通过手术取出20颗卵子,获得了3.5万元报酬,然而,却不幸患上了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

  “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是辅助生殖技术的主要并发症之一。”邹世恩介绍说,在“穿刺取卵”前要使用大量促性腺激素,使卵巢体积增大,间质水肿,才能同时出现多个发育的卵泡、黄体囊肿。

  由于用药增加了血管通透性,液体就从血管渗透到了腹腔,轻者会有腹痛,恶心、呕吐和拉肚子的症状;严重者可出现腹水、胸水,继而电解质紊乱,甚至发生血栓,最终死亡。

  有的甚至还会因大的卵泡破裂而造成内出血,引起急腹症休克。“一般年纪小于30岁、取卵数超过20个极有可能发生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

  面对这些“无所畏惧”或“利益熏心”的花季少女,邹世恩再三提醒,未婚女性切不可因为贪图一点金钱而拿自己的身体作赌注!尤其在私下里进行手术,一旦“穿刺取卵”出现意外,对女孩子的伤害不仅是一辈子的事情,而且很难维权。

  在我国,任何形式的商业化赠卵和供卵行为都是严禁的,部分国家对捐卵者的身份有明确限制,如法国只允许生育过的女子捐卵子,但同样禁止卵子交易;只有美国是允许有偿供卵的,但是他们有一套较为完善的法规来保障捐卵者的利益。

  泰山医学院附属医院生殖医学中心教授周军英教授介绍,那是因为卵子捐献要比精子捐献复杂得多。促排卵和取卵对于捐献者不仅存在一定健康隐患和风险。而且,捐献后的卵子储存也面临很多问题,诸如卵子冻结、保存、解冻、成活率,以及卵子的质量保障等。

  根据卫生部门文件规定,在试管婴儿过程中有多余的卵子(20个以上),才能捐赠予他人,但鲜有人能通过这个正规途径获得“合法卵子”,卵子确实缺乏供给渠道。于是,一些求卵心切的妇女也打起了通过卵子中介在高校女生中寻找卵源的主意,只是寻来的卵源质量却不得而知。虽然报道称卵子中介会对捐卵者进行严格的体检和筛选,但其不正常的渠道是否能保证卵子的质量和供卵者的身体安全,就不得而知了。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科生殖中心主任医师薛晴教授介绍,女性从月经初潮起,每个月只能产生一个成熟卵子,一生大约只能产生400多个卵子。“而且这些成熟卵子的质量,会随女性年龄增加而降低。”

  据了解,正常的辅助生殖只会取8到15个左右的卵,但是“卵子黑市”往往是和商业利益挂钩的,往往是“掠夺式”取卵,恨不得一次取二三十个甚至更多!这就必然会形成严重的健康风险。

  “其实正当取卵是不影响健康的。”薛晴强调说,正规医院取卵手术操作较规范,发生并发症的可能性相对较小,即使出现并发症,也能保障手术者的利益。而且,严格的术前体检、卵巢功能评估、供卵指征的把关、规范的手术操作、符合国家质控标准的实验室技术支持及各种相关信息的完整记录保存等等措施,能最大可能的保证“供”“受”双方的利益与安全。

  邹世恩也表示,取卵手术对专业要求极高,无尘、恒温、恒湿。“想要做辅助生殖首先要找一家通过国家批准开展试管婴儿、人工授精等辅助生殖技术的医院,医院手术室和实验室必须严格达到取卵和胚胎培养的标准。”

  两位专家不约而同地指出,暗箱操作的黑市取卵并未获卫生部批准,未入档案,不仅会埋下意想不到的严重伦理隐患,而且一旦出了问题投诉无门,可谓后果自负。

  邹世恩最担心的是,私自交易时,如果对捐卵者体检把关不严隐瞒疾病,受卵者也会面临疾病风险。如血源性传染病艾滋、梅毒、乙肝等,当捐卵者处于窗口期时具有传染性但不能检验出来,则会传给接受捐卵者。“当然,遗传性疾病的问题也是不能忽略的。”

  “万一将来孩子因故需要血缘捐卵者的帮助,如干细胞或骨髓捐献等,亲身母亲的身份无法追溯,孩子势必处于完全无助的境地。”邹世恩无法展开想象。

  虽然,在我国已经是见不得光的灰色产业,但目前有关的现实需求又真是的存在着。尤其是全面放开二孩政策以来,不仅70后、80后加入了再育的行列,高龄孕妇也呈井喷式增加。不孕不育成为想生育二孩家庭的最大心病,万般无奈只能求助于。

  依照市场经济的基本定律,有需求就有供应,黑市就这样应运而生了。然而,需要注意的是,你以为只要替别人生个孩子就能拿到钱吗?

  首先,从合同的本质来看,是将方的子宫作为“物”来出租使用,将孩子作为商品交易的对象。合同有违公序良俗和社会公德,与合同法的基本原则相违背,属无效合同。令妈妈意想不到的是,自己怀的孩子可能因为性别选择而被中介强行打掉。而“包男孩”则是非常残忍的事实,一旦发现是女孩就得人流。实际上者已经失去了人身自由,完全沦为中介机构赚钱的“机器”。

  最关键的是,我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明确指出: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只允许不孕不育夫妇在合法机构采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通过女方的子宫进行怀孕。未经卫生行政部门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

  “确实涉及一系列伦理问题,也对社会管理带来挑战。”在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薛军看来,过程中,即便精子和卵子都属于委托夫妻,孩子由另一个女性身体生产,也可能让某些人产生亲子关系错乱的感觉。在怀胎和分娩过程中,者可能对胎儿产生情结,在孩子出生后不愿放弃,造成归属权的争夺。

  北京大学医学部伦理学副教授尹秀云则认为,技术的应用有两个问题,一个是法律上的,一个道德上的。即便法律不允许,也不能把悬置起来,完全不考虑。

上一篇:北京“卵子暗盘”已成财产链:招募年夜门死捐

下一篇:广州细化租房保障政策 让租户像买房一样住得安